首页 >> 新聞中心 >>媒體聚焦 >> 云南衡實中上鏡新華網“五四”重大新聞策劃
详细内容

云南衡實中上鏡新華網“五四”重大新聞策劃

100年前

中國正面臨著“三千年未有之變局”

一場運動以空前未有的勇氣和思考

開辟出一條救國救民的新道路

面對幾千年來的封建舊禮教

舊道德、舊思想、舊文化

無數仁人志士進行了英勇頑強的斗爭

在追求真理和進步的道路上勇往直前

“外爭主權,內除國賊!”

宏亮的聲音

響遍寰宇

就在偉大的五四運動結束后的第16年

一位23歲的青年

用音樂“代替大眾在吶喊”

譜寫出了鏗鏘有力、震人心弦的旋律

起來!起來!起來!



覺醒


image.png

▲幾十年來,從聶耳的生平到其音樂創作,聶耳研究專家劉本學全都銘刻于心。

1912年,在云南省昆明市甬道街的一個小醫館里,一個嬰兒呱呱墜地,23年后他譜寫出不朽的樂章——《義勇軍進行曲》,他就是聶耳。

 “我出生在人民音樂家聶耳的故鄉,是唱著聶耳的歌長大的。”在云南省玉溪市,耄耋之年的劉本學老人,拿出一本本他撰寫或主編的著作,這些書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聶耳。

劉本學是聶耳研究專家,中國聶耳冼星海學會、云南聶耳音樂基金會理事。聶耳祖籍在云南省玉溪市,40多年來,劉本學用盡了所有的方法,在追尋、探索這位同鄉的精神世界。

“《義勇軍進行曲》是誕生在中華民族十分危難的關頭。”劉本學說,“它是時代的最強音,民族的最強音,它也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心聲。”

幾十年來,從聶耳的生平到其音樂創作,劉本學全都銘刻于心。時間橫跨了一個多甲子,而音樂卻能穿越時空,將一代代青年人連接起來。

“我們不能忘記被帝國主義侵略壓迫的歷史,不能忘記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革命戰士,為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所做的犧牲,包括他們的生命,我們唱國歌一定要唱出中華民族的志氣、勇氣。”劉本學說。

半個多世紀前,聶耳作為時代的歌者,他的音樂作品一直在為中華民族的解放而吶喊,更提示一代代青年人,要為國家和民族的強大不懈地努力。



堅卓


image.png

▲翻譯家、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知名校友許淵沖,盡管已年近百歲,但回顧在春城度過的求學歲月,依舊歷歷在目。

“光陰荏苒,物換星移。時間之河川流不息,每一代青年都有自己的際遇和機緣,都要在自己所處的時代條件下謀劃人生、創造歷史。” 

今天的青年人能在和平的天空下,在強大的祖國懷抱中,自由地追求遠大理想,而半個多世紀前的青年人面對的又是什么樣的際遇?

80年前,在昆明翠湖畔,青年學子們會吟唱這樣一首歌:“我們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會的棟梁;我們今天弦歌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1937年,日本帝國主義者制造了盧溝橋事變,向中國發動了全面侵略戰爭。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被日軍占領,南開大學更慘遭炮火摧毀、幾成廢墟——華北之大,卻安放不下一張平靜的書桌!

隨后,北大、清華、南開等大學南渡西遷,滿懷赤子之心、愛國之情的師生歷經“南渡”之苦,扎根西南邊陲春城,被譽為“中國教育史上奇跡”的國立西南聯合大學,從此在昆明拉開序幕。

“當時我們精神面貌是好的,物質上就很差了,吃‘八寶飯’、穿破衣,說‘八寶飯’呢,是因為里面有老鼠屎、雜糧等亂七八糟的東西,因此叫‘八寶飯’。”翻譯家、國立西南聯合大學知名校友許淵沖說,盡管已年近百歲,但回顧在春城度過的求學歲月,依舊歷歷在目。

許淵沖說,當時書和紙都很貴,即使能買到也沒有錢。同學們就在圖書館搶書看,自己記筆記。所以老師講課很重要,但老師有時候也沒有書,也找別人借。因為大家都沒有書,就讓朱自清、聞一多、沈從文每個人講兩個禮拜。

物資的匱乏并沒有阻擋青年人的愛國熱情。1941年,美國志愿空軍來到中國,需要翻譯,進行公開招考,“當時教育部就要各個大學外文系三、四年級的男同學參軍。我們班有三十幾個男同學,都參了軍。”許淵沖說,他的力量就在“翻譯情報上”,以此為抗戰出力。

“千秋恥,終當雪。中興業,須人杰”。歷史的巨輪滾滾向前,曾經青年人的愛國之情依然能讓今人從中汲取力量,獲得啟示。



初心


image.png

▲李金畢業于云南師范大學,作為云南師范大學第四屆研究生支教團隊長,他說,支教很辛苦,但也很幸福。

2014年8月3日,云南省昭通市魯甸縣發生6.5級地震,云南師范大學將支教團服務點定在當時的震中所在地龍頭山鎮。2015年9月,云南師范大學第一屆研究生支教團到達了魯甸縣龍頭山鎮的龍泉中學開展支教活動。自此以后,每年都有研支團成員接過“接力棒”,源源不斷去往龍頭山鎮。

李金畢業于云南師范大學,作為云南師范大學第四屆研究生支教團隊長,他說,支教很辛苦,但也很幸福,當看到孩子們臉上那種對知識、對老師的渴望,更感覺自己有一份責任。

“同人民一道拼搏、同祖國一道前進,服務人民、奉獻祖國,是當代中國青年的正確方向。好兒女志在四方,有志者奮斗無悔。”如今,無數像李金一樣的青年正投身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綻放青春芳華。

“云南師范大學是西南聯大在昆明的唯一遺脈,西南聯大精神之魂依然長存。”李金說,“我們要在各自的崗位上做好自己的事情,履行好自己的責任,為社會貢獻一點微薄的力量。”


前進


image.png

▲在云南昆明滇池之畔的西山上,聶耳雕像靜靜矗立在蒼老卻依舊挺拔的油杉林間,國歌作曲者聶耳長眠于此。

今年是“五四”運動100周年,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經歷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如今的祖國,正以昂揚的姿態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神舟飛船、蛟龍號、C919國產大飛機、復興號高鐵……這些中國人勇攀世界科技高峰的偉大壯舉正一一實現。

從原始社會末期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直過”民族——獨龍族如今也已實現整族脫貧。

百年來,無論是“華北之大,已經安放不得一張平靜的書桌了。”的吶喊,還是“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的熱情,亦或是“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在我們的奮斗中夢想成真”的決心,青年,作為國家和民族的未來,無疑是社會發展、國家興旺最有生氣、最具活力的一支強大力量。

今天,中國的青年一代正站在一個新的發展起點上,不忘初心,前進,前進,前進進!


來源:新華網

法律聲明 │ 公司簡介  │ 人才招聘 │ 聯系方式

版權所有   滇ICP備號 


技术支持: 微芒科技 | 管理登录
农场现金投注